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网络编程>java编程>>文章浏览:Java注解是怎么成功上位的?

Java注解是怎么成功上位的?

时间:2017年10月13日来源:互联网 作者:小恩 我要评论
最近这几年,XML大臣的宅邸车水马龙,像什么Spring, Hibernate, MyBatis 等大大小小的官员进京来都要拜访一下,无数的冰敬碳敬悄悄地送入府中, 真可谓红极一时, 正处于人生巅峰。

1.XML大臣

最近这几年,XML大臣的宅邸车水马龙,像什么Spring, Hibernate, MyBatis 等大大小小的官员进京来都要拜访一下,无数的冰敬碳敬悄悄地送入府中, 真可谓红极一时, 正处于人生巅峰。 原因很简单,Java帝国的配置文件几乎都在使用XML, 自然都归XML大臣管理,想不红都难!

其他大臣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他们决定联合起来,坚决打击XML大臣的嚣张气焰, 坚决把白花花的银子转移到自己府中来。 几位老家伙商量以后,决定还是推举老成持国的IO大臣为首领,给XML大臣一点颜色瞧瞧。

2.安翰林献计

可是IO大臣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好办法。

这一天有个姓安的翰林自报家门求见, 说是可以助IO大臣一臂之力。

“安大人有何见教?” IO大臣懒洋洋地问道,他对这些读死书的翰林们没什么好感。

“大人,下官在负责Java注解,对付XML大臣,也许是个突破口”

“注解? 这是什么东西?” IO大臣确实是有点老了

“其实就是元数据了”

“元数据?” IO大臣一头雾水。

“嗯, Metadata” 安翰林把英文都整出来了。

“卖它推它?” IO大臣明显英文不好。

旁边的幕僚一个劲儿的使眼色, 谆谆告诫安翰林要通俗易懂。

安翰林说: “大人肯定知道@Override,@SuppressWarning等注解吧? ”

IO大臣点头。

安翰林接着说: “所谓元数据, 就是描述数据的数据了,换句话说可以给其他数据提供描述性信息, 例如Java类中的某个方法,可以认为是一种数据, 如果我的@Override 一旦被用到这个方法上,那就意味着要覆盖父类/接口的方法了,于是我的@Override 就给这个方法提供了额外的信息。”

“但是在源代码中写个@Override 似乎也没什么用处啊? ” IO大臣问道

“所以这只是元数据, 它给其他数据(如Java方法)提供了信息, 但是怎么样利用这些信息那就不归我管了。”

“那归谁管?”

“比如@Override , 由编译器来管,当编译这个Java 文件的时候,它就会检查被@Override 修饰的方法是否和父类的方法和参数相同, 如果不同,就会报错了。”

IO大臣说: “奥,明白了,所谓的注解有点像加强版的注释, 这个“注释”不但有一定的格式,还有特定的含义,这样别的工具就可以读取它来做事情了!”

安翰林松了一口气, 心里暗自佩服IO大臣的总结能力。

“我记得这个@Override注解很早就有了啊,好像是JDK1.4吧”

“没错, 之前JDK内置了@Override、@Deprecated 、@SuppressWarnings等注解, 但是用处不大, 下官有个想法,干脆允许臣民们自定义注解得了” 安翰林开始切入正题。

“自定义? 就是让臣民们自己写? ”

“是的大人, 比如我可以自定义一个叫做 @Test的 注解:” 安翰林说着把写好的代码呈了上去。

安翰林接着说: 大人请看我这里定义了一个叫做Test的注解,它有个ignore方法, 一会儿您老就看到它的用途了, 这个注解是应用在方法上的 @Target(ElementType.METHOD), 在运行时起作用@Retention(RetentionPolicy.RUNTIME)。

IO大臣问道:“稍等, 我怎么还看到了@Target,@Retention, 这是什么? ”

“这称为元注解,可以认为是注解的注解。” 安翰林嘿嘿一笑说 “@Target表示该注解的应用目标,可以是类、方法、 方法参数等等, @Retention表示这个注解要保留到什么时候, 可以只在源码中, 或者class 文件中, 或者是运行时。”

“ 注解的注解, 真是够拗口的啊, 这个自定义的注解@Test 该怎么使用呢? ”

安翰林又展示了另外一段代码:

IO大臣看了下,心想这自定义的注解和JDK内置的注解都差不多嘛,@Test修饰了方法, 表示这个方法可以作为测试用例来运行, @Test(ignore=true)则表示虽然这是个测试方法, 但是暂时忽略,不用运行, 果然简洁而清爽,老夫真是小看了这个安翰林。

“@Test注解的定义和使用,只是定义了行为语义,怎么样实现这个行为呢? ” IO大臣问道

安翰林早有准备:“大人请看,我可以在运行时通过反射的方式取出把方法的注解,如果这个注解是@Test, 并且没有被ignore , 那就可以通过反射去执行这个方法了, 是不是很简单?”

IO大臣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接着便闭目陷入了沉思: 这个东西有点意思,在一个方法上添加了简单的修饰性注解@Test以后,这个方法突然间就有了额外的语义,变成了可以执行的测试用例了 !

如果是XML老头儿, 该怎么描述类似的行为呢? 也许得这样:

相比于简洁的@Test注解,这个方式实在是太复杂了, 更重要的是每次增加新的方法,除了修改Java文件之外,还得记着修改这个XML文件, 实在是繁琐。

嗯, 看来这个注解确实是个杀手锏, 要谨慎使用,一击必中。

想到这里,IO大臣睁开眼睛,喜笑颜开,让安翰林写一个关于注解的详细奏章,自己在合适的时候呈给皇上。

3.早朝争斗

初六阳光灿烂,IO大臣看到早朝的皇上心情不错,就把奏章呈了上去。

“注解? 这是什么东西?” 皇上根本没心思了解细节。

“启奏陛下,这个注解能够部分的代替一些XML的配置工作” IO大臣一边小心翼翼地回复,一边用余光向XML大臣扫去。

看到IO大臣向自己发难, XML大臣立刻警觉起来, 他马上说: “陛下,可否让老臣一观?”

皇帝示意让吕公公把奏章递给XML大臣。

XML大臣看了一会儿就明白大事不好, 这简直是釜底抽薪, 如果这个帝国批准了这个玩意儿,允许臣民们自定义注解,自己的势力要大大地被削弱了。

XML大臣脑海中出现一副可怕的场景, Spring, Struts, Hibernate 等纷纷倒戈,都采用注解来进行系统配置,白花花的银子开始流向IO大臣的府邸......

不, 坚决要把这点星星之火迅速扑灭。

“陛下,依老臣之见, 此法断不可行!” XML大臣斩钉截铁。

“为何不可行? 使用注解,配置靠近代码,容易阅读、容易修改!” IO大臣立刻反击, 为了展示易读易改,IO大臣还现场写了一段代码,描述了一个普通的Java 类是如何向数据库表和列映射的。 朝中多位大臣齐声喝彩, 为IO大臣摇旗呐喊。

“单独看一个当然很清晰, 但是如果多了, 配置分散在各个Java文件中, 极难查找,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如果你用了XML, 所有的配置集中在一处, 一目了然。 还有,如果你想修改配置就得改Java源文件,重新编译部署,这也太扯了吧?!” XML大臣不甘示弱。

眼看着两位重臣开始剑拔弩张, 皇帝决定出面和稀泥, 他也不希望一家独大,也想平衡一下朝中关系。

“两位爱卿,依朕之意,还是先在JDK中加入自定义注解的支持,至于是用注解还是用XML, 还是让朕的子民们去选择吧! ”

看到皇上主意已定, 两位大臣只好退下。

自定义注解发布了, 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无论是注解还是XML配置都没有占据垄断地位,很多人把二者混合起来使用了! 对于一些需要集中配置的场合,例如数据源的配置, 自然是用XML。 另外一方面对于@Controller, @RequestMapping, @Transactional 这样的注解 , 大家更喜欢和Java方法写在一起,显得简单而直观。

这正如朝中的局势,没人能够一家独大,XML大臣虽然丢失了一些领地,但依然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一场争斗,唯一的大赢家可能就是安翰林了,他被任命为Annotation大臣,专门管理自定义的注解。


(责任编辑:小恩)
顶一下

()
踩一下
()
------分隔线----------------------------